有阑珊一行

咫尺而苦的执峰,尸骨未寒的钤光;愿人长伴,宴不散

人群里我们的脸庞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
 
 
 



却不知早预示了后来模样

而今寻寻找找 




 



【执峰】欢宴

今天问忘川,执峰是不是冷掉了,感觉大家都没以前热情的样子,她说这是常态啊,只能说是我反应慢了。

我确实是个反应够慢的人,还喜欢虐虐的东西,执峰刚开始发刀那会儿,我还觉得虐得挺爽,自以为客观地欢脱地看;而热情比反应来得更慢,这会儿开始想着写文,偏生又长情得吓人。

有人说,天下无不散的筵席,cp互动少起来,化作私下好友的情谊,粉丝们也慢慢淡了,这是cp粉的常态,何况他们不算是cp。爱多在情浓时。

从前执峰因为各种原因发刀片,从没觉得苦,理解世事无常,惟愿各自安好;如今仿佛感到喜欢执峰的人要慢慢散了,只觉苦涩地吓人。

我似乎很有些悲伤的审美,愿意欣赏凋谢的花瓣,却不想接受花筵散尽的结局,曾经的美丽和留下的珍贵被忘记。比起磕糖时的投入,我更拒绝不了悲伤故事后长久的幻想和缅怀。真是入戏太深又太浅,最苦不过寂寞。

我要死在冷掉的cp里。

一年级留级系就不更了,我已留级了太久,下一篇文叫《欢宴》

赠所有还恋着执峰的小伙伴们。

愿人长伴,宴不散。

 



欢宴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酸,酸得我想删

【执峰】一年级恋爱季(一)

文艺车预警,嗯,或者说广告?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什么时候的梗,现在才发,又名一年级留级系。

愿爱执峰的小可爱不要变少。

一年级里,摄像头罢工的时候才有车。


排练厅。

天黑了,旁听生队还在紧张地排练歌舞剧《夜上海》,队长赵志伟一一指导过每个人的舞步,看看时间,道一句大家辛苦了,回去洗个澡早些休息,明天加油,众人笑着道别散了。

吕鋆峰等在角落里伸懒腰,果然看到赵志伟走到他身边,“大峰,再和我对打一次。”

吕鋆峰笑着爬起来,“就知道还有小灶。”

《夜上海》里,赵志伟是男主角,吕鋆峰是与主角争美不成,一枪崩了男主的恶少。

吕鋆峰磕磕绊绊地和他的队长对打了一次。

赵队长不由得很发愁,大峰实在是舞痴,虽然这次不会甄别,老师观众不喜欢他可怎么好,少不得扶了他的肩,调整动作,一遍遍带他跳。

“动作要舒展,出腿要有力,迅捷,踢到这儿。”赵志伟捏着他的脚踝挨到自己胸口,大峰哎呦一声摔了过去。

“肩再打开一点。”

“腿绷直。”

“腰这儿感受我的手,要有力。”

终于练到了赵队长满意,小包子已成了刚出笼的蒸包子。赵志伟高兴道:“今天练得很不错,眼神给的非常到位,明天一定要保持——回去我给你按按就...”

排练厅的灯忽然毫无征兆地灭了,陡然的黑暗,把说得正嗨的赵队长吓了一跳。

“...就不痛了……这儿也会停电啊。”

大峰已笑倒在志伟肩上,“停电了,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,队长你的眼神也给的到位得很,陈老师还夸你演出了下一秒就去结婚的感觉……哈哈哈”刚黑灯看不清楚,便伸手乱摸赵志伟的眼睛。

赵志伟吸一口气,猛地拦住吕鋆峰的腰,把他抱了起来,一条腿半折放在腰侧,飞一般地旋转两周半。

这是《夜上海》里男女主角的舞蹈动作。

吕鋆峰今天一直觉得志伟做这个动作很帅。

吕鋆峰没了声音。看见志伟明亮的双眼。

赵志伟看不清大峰的脸,不肯就放他下来,一只手放开,摸到另一条腿上,半晌,说:“腿绷直。”

“酸了,放我下来。”


他们走到窗边坐下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。

是真的很晚了,月光朦胧地透进来,一个照出深邃的眉眼,一个照出柔和的轮廓。

忽然便有些心动,他们想:“他真是瘦了。”

是真的很晚了,夜风悄悄的,摄像机在罢工。

他轻描着他韵味悠然的眼尾,玲珑的卧蚕。

他们在月光下交换了一个吻。


夜风里仿佛有静静的香。

眺望彼此,还不曾想远方。

等不到宁为玉的日子里,我在看白衣的李郅。

[钤光][桃花债] 用《桃花债》的方式打开裘钤光大三角(预告篇)

如题,陵光——宋珧元君,公孙——衡文清君,裘振——天枢星君,啟昆——南明帝君。借梗,人设严重错位。


先回顾一下大风《桃花债》剧情,天枢与南明因情获罪,贬入凡间历劫,宋珧元君负责扮痴情公子抢天枢入府拆散他们。衡文对宋珧很有点感觉,遂下凡相助,一番波折……原来宋珧做凡人时对天枢太好了,弄断了天枢与南明命定的姻缘线,搭到了自己身上,结下桃花债。一番还债后,宋珧魂飞魄散,衡文五世光阴集其魂魄,两人HE。

把剧情拧巴一下,裘振与啟昆因情获罪,贬入凡间历劫,陵光少帝君负责虐裘振杀啟昆拆散他们,不料自己把剧情编的太真,裘振忽然求死,把自己给虐到了,竟是情难自已;公孙恋慕陵光,下凡与陵光相伴。至于结下桃花债的前尘往事,裘振爱的当然要是陵光啊。再把剧情拧巴一下,姻缘线本牵定陵光裘振,凡尘一世时,陵光傻孩子瞎搞,自己那头栓去了啟昆身上。星盘已定,不可妄动,裘振求不得,不得求,天宫中只得避开陵光。

虐点大概在裘振身上,和小朱雀好好的姻缘线,被心上人弄断了,此生需得远着,再碰不得。

陵光的设定是朱雀明王,上古仙胎,独一无二的朱雀,地位尊崇,成年后可继帝君位。所以天庭中人尊他一声帝君或少帝君,而他可以自称孤王本王。——为了包子这一声孤王我也是很拼啊。。

啟昆帝君深爱裘振,当初天帝也罚不得他,是腹黑昆知道与裘振姻缘已定,但裘光情债未了,便想让裘光再互虐一下了了这桃花债。

公孙设定比较难搞,那种出身渐没落世家,绿竹猗猗,家国天下一肩担之的气质太美,不想损之一分一毫,所以他是个与众不同的神仙,虽是命定的高位仙班,第一世却在凡尘。“公孙”二字是他一世为人时的姓氏,只有陵光这么唤他。

拿不准该给公孙什么封号,钤文清君文气了些,执钤真君太也难听,不过我编了小段子:


某日天宫后花园...


 “执钤”,陵光为此常嘲笑他,“你执掌天下文脉,却手中执钱,这般有辱斯文,也不知贪了天下读书人多少钱去。”

公孙无奈:“天帝给的封号就是这个,贤弟若不嫌弃,叫我一声公孙如何?”公孙钤长身玉立,“这是我在凡间的姓氏,尘世时为人子弟者,俱以氏族为荣耀,如今却有许多年没人这样唤我了。”

陵光若有所思,半晌斜斜撑头,似笑非笑看他,嗤道:“谁是你贤弟了。”

公孙大囧,本该忙忙告罪,此刻忽见陵光紫纱白衣,眼角微红,垂睫间是十二分不自觉的风情,与平时模样大不相同,不由一怔。

待要说话时,陵光却已放下酒杯,扶了腰际的剑,摇摇晃晃走了。



亲们想到公孙,裘振合适的封号,一定要告诉我哈。

用xx的方式打开xxx写同人应该不算抄袭吧,最近ssss是雷区。也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太太写过23333

正文码字中……


我居然还在磕糖~~志伟哥哥我错了系列

这么放松生动的志伟,谁比谁更傲娇

满屏不是盯包就是放飞


大峰眼睛太美,凝视,垂睫,小白眼,瞪人,

实在各是各的风姿


献上最简陋表情包,字大小都不一样OMG


愿你们做最真实的自己,

哪怕只是在这

一车,两人,三相望。